樂意資訊,讓建材新聞離你更近

劉振江:去杠桿、防風險 提升行業運行效益

來源 : 中鋼協

去杠桿、防風險,提升行業運行效益

——在鋼鐵行業“去杠桿、防風險、增效益”專題座談培訓會上的講話

中國鋼鐵工業協會黨委書記兼秘書長 劉振江

(2017年3月9日)

同志們:

大家好。中國鋼鐵工業以“三去一降一補”為抓手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已經全面展開。從我們行業和企業在發展中存在和需要解決的突出問題看,“去產能”和“去杠桿”是我們當前的兩大攻堅戰。打好了這兩大攻堅戰,“補短板”也有了好基礎。在兩大攻堅戰中,2016年的“去產能”取得了突破性進展,難能可貴,今年要乘勝追擊;“去杠桿”是進行企業資本結構和資金結構的根本性優化,對企業的重要性和戰略性關系重大,這項工作不可坐等,要主動上手,不宣而戰。

鋼鐵協會在研究今年工作的時候,決定今年一季度有兩個重要會議必須開。一是2月20日已經召開的長材企業生產經營座談會,在這個會上,我講了《認清形勢,共同維護市場平穩運行》,會上大家討論和反響熱烈。一致認為這個會開得很及時、很必要,大家對鋼鐵工業以化解過剩產能為突破口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認識提到了新的高度,對2016年的化解產能工作充分肯定,對2017年進一步化解產能和上半年徹底清除“地條鋼”態度堅決,對清除“地條鋼”后長材市場會不會出現供不應求問題,會不會隨之出現鋼材大幅漲價問題,進行了市場需求分析和基本判斷,進行了應對措施的研究,提出了很好的意見和建議。這次會議可以說在涉及行業全局性的問題上取得了基本共識,行業共識和自律必將對穩定鋼材市場和2017年行業平穩運行產生重要作用。從會后這些天的情況看,進口礦價沒能再漲上去,長材供需平衡基本穩定,板材價格控制得比較好,但前些天螺紋鋼漲價較快,是什么原因值得關注,長材企業尤要謹慎,要冷靜理性地平抑鋼價。

我們今天召開鋼鐵行業“去杠桿、防風險、增效益”專題座談培訓會,就是號召大家在打好“去產能”攻堅戰的同時,立即部署打好“去杠桿”攻堅戰。這兩個攻堅戰都打好了,困擾我們行業發展的突出問題就有望初步解決,我們的結構性改革就有望深入推進。

這次會議,要針對我們行業和企業因“高杠桿”而影響效益的深層次問題,聚焦研究如何落實中央要求,做好“去杠桿”工作。要分析我們行業資本結構、債務結構“高杠桿”的現狀,認清這個結構性矛盾對轉型升級的嚴重影響,研討怎樣“去杠桿、防風險”,提升行業運行的質量和效益。

要通過這次會議,提高思想認識。特別是一些資產負債率高的大企業,要解決思想認識不到位、重視程度不夠、顧慮多、相關工作跟不上問題。領導的認識和重視是關鍵,職業團隊的水平和運作能力面臨考驗,這一仗不打好,困難企業脫困會遙遙無期。企業財務工作的重點要向“去杠桿”工作傾斜,要學習政策,學習其他企業的好做法,了解案例處理要點,善于溝通銀行,要不等不靠,主動作為。

這次會上還要對“去杠桿”工作進行專業培訓。還要交流經驗,集思廣益,研討“去杠桿”各種可行的措施和辦法。各企業杠桿情況不一樣,緊迫性也不一樣,區別對待是必要的,企業要選擇符合自身實際情況的措施和辦法。這次會上,銀監會要組織專家和學者做政策解讀和專業培訓,我們非常歡迎銀監會和銀行系統的領導重視和來參加這次會議,我們非常感謝金融界多年來對鋼鐵企業的大力支持。

近些年,企業對“融資難”、“融資貴”有些抱怨,企業給銀行打工不太舒服。但我們必須清楚,國家必須防范金融風險,銀行管理有規范,死賬、呆壞賬必須控制,銀、企雙方要相互理解。同時,近些年銀行利潤豐厚,鋼廠微利甚至虧損,這種情況不可再持續下去,鋼鐵企業“去杠桿”銀行應該助力。現在,金融系統也在改革,金融在支持實體經濟發展上正積極努力,都清楚實體經濟對國民經濟關系極大。

“去杠桿”是黨中央、國務院的重大部署。這項工作無論對企業還是對銀行都很重要,“高杠桿”雙方都有風險,“去杠桿”雙方責無旁貸,只有通過雙方通力合作才能完成這項工作。這也是我們做好“去杠桿”工作的重要保證,銀行和銀監會來參加這次會議,一方面便于他們了解鋼鐵行業企業的真實情況,另一方面幫助我們培訓,既為我們鋼鐵企業“去杠桿”提供合作和幫助,也有利雙方進行溝通合作。同時,我們一方面積極“去杠桿”,另一方面企業急需的資金還是請銀行提供必要的支持和幫助,用小杠桿撬動大杠桿。至于哪些企業應該支持,協會可以當參謀。為了扎實做好“去杠桿”工作,金融系統按照國家要求將選擇部分企業進行試點,會后多方還要共同確定“去杠桿”試點企業名單。

希望通過這次會議,鋼鐵行業“去杠桿”工作有大的推進,特別是高杠桿企業的杠桿率能有明顯下降。我們是否也有個目標:經過3—5年的努力,鋼鐵行業的平均資產負債率降到60%以下,其中大多數企業的資產負債率處在60%以下的優質區間。這個目標供大家商榷,并不意味著有的企業超過60%有多么恐懼。

在這個會上,我們有必要先簡要回顧一下2016年鋼鐵行業的效益情況。鋼鐵行業2016年在化解產能的同時,多措并舉增效益,成效明顯。去年4月7日,我們召開了財務與價格工作會,目的是不能再像2015年那樣繼續虧損下去,我講了《多措并舉增效益》,會上大家對必須重效益、對增效益的認識和重視高度一致,對企業效益差不只是產能過剩一個原因,還有其他原因進行了查找,把力求鋼材價格合理回歸和降成本作為增效益的兩個主動輪,會議號召2016年是我們鋼鐵行業效益回升的決戰年,我們必須要打贏這場增效益之戰。

會后,廣大會員企業根據市場需求理性安排生產,大企業帶頭自覺控產量,以效益為中心精心經營,在采購、銷售、穩市場、降成本、控制期間費用等方面采取了很多有效措施,提升了管理和運營水平,自律能力明顯增強,在鋼材價格合理回歸的同時,對標挖潛、企業改革在增效益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在諸多因素包括人的努力下,去年鋼材價格從底部回升,波動上行,向合理價位移動,鋼材綜合價格指數從2015年底的56.37點上升到2016年底99.51點,這是市場價格周期性合理回歸。2016年會員鋼鐵企業實現盈利303億元,與2015年虧損847億元相比,增加了近1150億元效益,虧損面由50%降到20%,扭轉了2015年虧損最嚴重的局面。在國民經濟連續幾年下行壓力很大的情況下,鋼鐵行業率先實現了觸底反彈,這是中國經濟趨穩向好的表現,也是全行業共同努力的結果,這有力地提振了行業士氣和進行結構性改革的信心。

但是,我們也必須清醒地看到,鋼鐵企業雖然實現了2016年扭虧為盈,但這僅僅是走出了低谷,還沒有完全走出困境。銷售利潤率只有1.08%,遠小于工業行業5.97%的平均水平;行業平均資產負債率高,部分特大型企業資產負債率更高;銀行貸款結構不合理,短期貸款比重較大;不少企業資產負債率高與資金緊張兩種情況并存。鋼鐵行業在轉型升級陣痛期間的效益仍然面臨諸多挑戰,在原料、燃料,人工成本不斷上升的情況下,債務、資金的制約突出出來,已成為企業資本結構調整的重點內容。因此,“去杠桿”勢在必行。這次會上我講兩個方面的內容:

一、“高杠桿”是鋼鐵行業當前突出的問題

“杠桿率”在企業主要用資產負債率表示。應該肯定,“杠桿”本身在經濟發展中是不可或缺的,融資中形成債務,進行投資,企業運營中的資金保障,是工業化正常運行行為,合理的債務是必要的,但過度的債務就成了包袱。債務能直接影響貨幣傳導效率,有時也會危及企業生存和金融安全,金融危機以來,鋼鐵企業債務規模增長較快,債務負擔不斷加重,全行業平均負債率已經連續多年處于高位水平,在現在行業處于減量發展的背景下,更加劇了企業創效益的難度。

2016年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平均資產負債率為55.8%,而我們會員鋼鐵企業是69.6%,高過平均水平13.8個百分點。從2001年到2016年16年間,我們會員鋼鐵企業平均資產負債率從48.92%上升到69.60%,增加了20.68個百分點。其中金融危機前的2001年到2007年7年中,我們的資產負債率一直在60%以下,平均54.85%,最高的年份2006年也只有57.59%,最低年份2001年為48.92%。我們的平均資產負債率從2008年突破60%以后逐年上升,其中2014-2016年三年平均69.6%,2015年高達71.04%,前3年一直在70%左右徘徊,時有攀升的態勢。

與國外同等規模企業相比:2016年,安賽樂米塔爾公司資產負債率為56.98%,浦項42.53%,新日鐵住金52.57%,日本JFE55.79%,美國紐柯45.78%;我們特大企業最低的是寶武集團52.28%,其他5家2000萬噸以上企業平均負債率為73.46%,遠超國外同等規模企業水平。

從會員企業數據來看,2016年資產負債率超過90%的11家,鋼產量占比3.7%;負債率80%-90%的14家,產量占比12.07%。企業之間資產負債率水平差距較大,高的超90%,最低的僅為14%,負債率在50%以下的大都是規模較小的企業,大企業多數負債率高,應屬于“去杠桿”的重點企業。

企業的效益與杠桿率是緊密的負相關關系。金融危機前行業效益好,資產負債率普遍低,2016年比2015年效益好,資產負債率下降了0.95%,說明效益好就有付息還本的能力,也說明搞好生產經營是“去杠桿”基本功。反之,效益越差,杠桿率會越高,甚至變成了惡性循環的雙胞胎,連利息也還不起時,欠息又轉為負債,就成了“驢打滾”債務。我們全行業虧損大戶前10家的資產負債率都在高位,全行業盈利前10名的資產負債率都比較低。中信泰富特鋼效益好,不僅品種質量好,而且資產負債率僅有41.6%,他們還有幾十億的自有資金,他們不存在貸款難的問題,反而銀行都不愿意失去這樣一個客戶。

“高杠桿”造成了企業沉重的財務負擔。2001年會員企業的財務費用為69億元,而2016年財務費用升為891億元,其中的噸鋼財務費用超過了140元,比金融危機前噸鋼增加近100元財務費用,占到了三項費用的35%。“高杠桿”又造成對銀行信貸資金的高度依賴,還會影響以后的科技投入和轉型升級能力,“高杠桿”使部分企業處于高風險境地,一旦引起破產倒閉,造成的損失和社會影響很大。

鋼鐵行業正面臨著轉型升級,資產負債率高的企業更需要量力而行,把有限的資金投在科技進步、產品升級、節能減排上,將資金的有效運用和改善經營擺在同樣重要的地位來對待,為內部“去杠桿”奠定基礎。

二、積極尋求“去杠桿”的有效途徑和措施

“去杠桿”已成為“高杠桿”企業事關重大的攻堅戰。而“高杠桿”的產生又有企業不完全情愿而被逼無奈的形成過程,所以“去杠桿”難言速戰速決,需要時間,但時不我待,現在務求突破。一般情況下,搞好生產經營提高效益是“去杠桿”基本功,我們也相信,隨著企業深化改革和管理水平的不斷提高,企業付息還本的能力會不斷增強,我們還會一如既往地在降本增效、對標挖潛上繼續努力,這也是“去杠桿”的重要舉措之一。但是,鋼鐵行業的高效益時代已經一去難返,全行業已進入微利時期,單靠基本功和內功療效長,回升慢,很需要更有效的政策、措施支持和多方助力。

國務院對“去杠桿”高度重視。下發了關于積極穩妥降低企業杠桿率的國發〔2016〕54號文件,已經建立由發改委、人民銀行、銀監會等相關部門和單位組成的“去杠桿”部際聯席會議制度,對“去杠桿”進行綜合協調,完善配套政策,制定“一企一策”個性方案,統籌推進。并要求落實和完善“降杠桿”財稅支持政策,加大對企業在“降杠桿”過程中剝離相關社會負擔和輔業資產的政策支持力度等。54號文還專門加了附件,對市場化銀行債權轉股權提出了指導意見。銀監會對化解過剩產能中金融債權債務處理發了〔2016〕51號文件。這些文件對“去杠桿”的總體要求、政策原則、主要途徑、實施方式作了明確規定。

我們做好“去杠桿”工作一定要先學好文件。吃透精神,掌握政策,從中找出本企業的切入點。這些文件內容很多,這次會上還要進行解讀培訓,我們要下功夫學懂,會用,誰肯下功夫,誰就能受益。

各企業要根據自己的債務情況選擇適合自己的“去杠桿”主攻方向和切入點。債轉股最好,但自己未必符合國家對債轉股對象所規定的條件,不可能所有企業都能進行債轉股。我們應該選擇適用自己而且力度比較大的“去杠桿”方案。我只點幾方面:

1.做好化解過剩產能中的債務處理工作

今年“去產能”會進一步深化。不僅要完成規定的數量,落實人員安置,而且要拆除設備,對資產作減值處理,對債務進行處理。處理債務是大事,債務問題不解決,資產減值了,債務還在,“杠桿率”反而高了,包袱就更重了,再變成了歷史遺留問題以后就更難辦了。從去年去產能以來,債務處理問題還沒有全部破解,相關配套政策還沒有出來。國家很重視這個問題,發了51號文件,訂了一些原則和路徑,又組織力量進行專題研究,相關部委正抓緊細化。有化解產能任務的企業要用好相關政策和解決方案,把化解產能中的債務處理作為“去杠桿”的重要內容,千方百計做好債務處理工作。在對原資產進行抵債處置、債務重組、減免債務和利息、重訂還款方式、把不良資產打包處置等方面積極協調相關方妥善解決。處理不良債務重要的一條,就是向銀行申請核銷呆壞賬,銀行每年都有核銷呆壞賬額度,這個時候我們應該爭取。

2.具備債轉股條件的企業要努力爭取債轉股政策

債轉股是企業減負、“去杠桿”最直接最有效的辦法。上世紀90年代的債轉股使一大批企業脫困重生,這次解困企業很期盼債轉股,但國家對債轉股企業有條件限制,條件限制對產業導向和金融安全是必要的,因為有了條件限制有的企業就不能參加債轉股了。但鋼鐵行業還是有一批符合債轉股條件的企業,這些符合條件的企業能否爭取到債轉股政策就成了關鍵問題,破解這個關鍵環節取決于符合條件企業自己的努力。基本具備債轉股條件的企業要把爭取債轉股政策當大事研究,坐等就坐失良機,相關準備要充分,要積極主動地溝通多方,認真向政府、金融機構匯報爭取。爭取到了債轉股政策,債轉股的實施就會按照國家規定的原則、實施機制、工作程序進行,那時再在實施上下功夫。但關鍵要真轉,不要搞“明股實債”。

3.“高杠桿”企業要在減少存量債務上加強工作,包括:

進行債務清理和債務整合。加大債務清欠力度,減少無效占用,加快資金周轉,規模較大、應收賬款較多的企業,可以開展應收賬款融資和保理業務,改善財務狀況,有金融板塊的企業,可以利用金融業務發行可轉債替換存量債務,利用債券市場提高直接融資比重,企業財務公司加強內部資金融通和管理。企業在融資方式和貸款規模上加強管控,加強企業自身財務杠桿約束,形成合理的資產負債結構。河北鋼鐵集團從2015年就著力降低貸款總量,改變了原來每年都新增加幾百億銀行貸款的做法,大力縮減了財務費用。

通過股權融資也是“去杠桿”的好辦法。上市公司和股份公司盡量進行股權融資,獨資企業要結合國家深化改革相關政策,積極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增資擴股、員工持股,用資本多元化擴大資金來源。

積極進行資產證券化和資本運作。按照“真實出售、破產隔離”的原則,通過“融資租賃、保理租賃、應收賬款以及信托受益權”等財產權利和基礎設施、商業物業等不動產為基礎資產的資產證券化的方式,實現優質資產的迭代,創造更多收益。同時,利用資本市場的力量,借助會計事務所、券商等中介力量,開展多層次資本運作,通過吸收風險資本、主板上市融資、配股或增發、分拆上市、新三板掛牌融資、發行優先股、在區域性股權市場掛牌交易等方式,增加企業現金流,降低企業杠桿率,企業要在保證現金流和增強造血功能方面千方百計。最近,華菱鋼鐵集團在資本運作和資金整合方面取得突破性進展,騰籠換鳥,用金融、環保資產置換上市公司的鋼鐵資產,通過國企轉型基金募集資金,增加了現金流,降低了資產負債率。

在減息、免息、停息、減債、免債方面加強與債權人協商。基本面較好、但存在短期財務困境的企業,要積極爭取地方政府的支持,與主要債權銀行加強溝通協商,進行貸款重組,調整貸款結構,合理確定貸款期限,按照國家有關規定減免利息,把大量短貸調整為長貸并減免部分利息。企業要研究制定債務重組方案,中鋼集團已經在這方面走在前頭,對650億債務通過債務重組、債轉股,共減免利息負擔130億元左右。

緩解資金困難,盤活存量資產。做好閑置存量資產盡職調查、資產清查和財產評估工作,清退無效資產,采取多種方式盤活閑置資產,對土地、廠房、設備等閑置的重資產,采取出售、轉讓、租賃、回租、招商合作等多種形式盤活,實現有效利用。要把存量資產整合與企業業務結構重組相結合,在做強主業,向多元化發展中,加大對內部資源的整合力度,對那些低收益甚至虧損、發展前途無望的業務,通過出售轉讓、委托管理、甚至破產清算等措施回收資金、減少債務和支出,優化企業布局。兩塊份額重的業務不可掉以輕心:一是鋼廠搬遷,原土地及資產的評估處置,承諾的兌現,失敗的案例比成功的多,甚至搬了死得更快,要不忘教訓;二是在企業兼并重組中爭取優惠政策支持,兼并重組中的資源整合、債務整合、減債減息等方面國家和地方優惠政策不少,要利用好機遇。

總之,“去杠桿”的路徑和辦法很多,企業已經積累了一些經驗,我們要在實踐中勇于探索,加強交流。

鋼鐵協會積極支持企業“去杠桿”工作。加強與主管部門、金融機構的聯系和協調,加強行業調研和信息服務,交流推廣經驗,收集整理會員企業在“去杠桿”過程中反映的問題和訴求,向部際聯席會議反映,爭取相關支持,努力幫助企業做好“去杠桿”工作。希望各企業今年“去杠桿”能有個目標,希望今年有一批企業在“去杠桿”中脫穎而出。

同志們,“去杠桿、防風險,提升行業運行效益”是我們共同的期盼,“去杠桿”又是復雜而又艱巨的攻堅戰,任務光榮,責任重大,我們要振奮精神,改革創新,勵精圖治,大膽尋求探索,多方共同努力,去爭取這場攻堅戰的勝利!

謝謝大家。

[責任編輯 : feng.he]

鋼鐵行業 劉振江 去杠杠 

<< 胡怡建:企業減稅“上海樣本”營改增五年減稅近2000億     |     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中國不追求大額的貿易順差 >>

午夜片无码区在线观看-国产午夜亚洲精品一区